视野(Pt .2)——城市森林

山顶连片的树林的暗影重叠着
俯瞰着近旁的城市

楼群高高低低的
像是一截山脉的断脊
又像是一座绵延的冰川
融化后的残躯

楼群间长久的凝望
又包围着彼此

疏疏密密的街区拉拢着一座座楼房
又割据着大大小小的土地

每一栋楼都拔得更高
为了到达看不见的水面
好大口的呼吸

一栋楼包围着一栋楼
又被另一栋楼裹紧
每一栋楼都靠的更近
就像一群失去了方向的向日葵般战战兢兢

楼体上爬满了周围楼群倒扶的黑影
从缝隙间漏出的阳光
在玻璃帷幕间折断、扭曲

从山顶夺路而出的猛风
又迅速迷失在这座深邃的迷宫里

2018年9月22日22:55:24

视野

树叶承接着阳光
又投出暗影

树枝缀连着树叶
一半在亮处招摇
一半在暗处躲藏

一棵高耸的树
有一整面落满了闪动的光点
在地上游曳的树影里
穿插着斑驳的光

森林交融着层层叠叠的大片的光影

在深深浅浅的没有边际的光影里
失去方向

2018年9月18日16:25:256:20:18

斑马线

在路口前停下

被囚禁的白色从黑色的牢笼里向外张望
黑色则在白色的围栏外流浪

白色向上 照亮夜空的孔洞
黑色向下 延伸到燃烧着的地狱

每一条黑色的缝隙都是一沟望不到底的深渊
通往平行的世界
每一条白色的缝隙都是未来透出的光亮

那里有不一样的我
有不一样的你
在驻足凝视

2018年9月10日05:36:15

世界地图

世界停止了吗

从彼此的眼神中你看到了什么
黑色的瞳孔里盛满了汹涌的浪潮

冲突浇灌着凹陷的思想
带血的双手紧攥着尖锐的刀子 玻璃和石头
两头雄鹿在失控的人群中决斗

仇恨停止了吗

没有边际的天空一半蔚蓝
一半乌云密布

2018年8月31日23:59:55

突发!惨烈车祸震惊半个城市,目击者表示行人突然冲到路口被撞出3米多当场死亡,90%的人知道原因后感到毛骨悚然!

别,别围观我
别,别大声议论
别,别呼朋引伴
别,别用手机拍摄
别,别通知猎奇的媒体
别,别用低俗的app直播
别,别去恶意揣测
别,别再以讹传讹
别,请别这样做

2018年8月16日08:18:44

向下

在镀金的沙漏里
时间漱漱的缀淌着

鸟笼变得更美了
但是高度矮了
听说这里要改成肉禽场

水位的曲线如同下行的阶梯
上游的大坝却越修越宽 越修越高

夜空中的星星集体出逃
雾霾变重了

“*”越来越多
不是“屏蔽” 就是“敏感”

清澈的眼睛变深了
曾经骄傲的灵魂如今在一口漆黑的竖井中
掉落着

2018年8月15日12:20:21

麦子熟了

黄昏翻起一阵阵金色的麦浪
你那身火红的衣服染透了天边的夕阳

我失声的嘴一张一合的
但是你听得到
你的脸庞慢慢泛起了一道光

最终 你转身离开了
而我将久久的站在这里

直到
大朵大朵燃烧的云尽数褪去
直到
燃尽我炽热的心脏

2018年8月13日 9点15分

一道闪光
像早已在黑暗中埋伏好了一样
扯掉压在身上的黑幕
炸亮了压抑的世界

低沉沉的
载着千万吨重量的声音
在熄灭的视线中愈来愈响
似乎碾碎了天上的山川、兵刃和宫殿

又一道闪光
雷声重叠着激起一股股巨大的声浪
冲击着每一堵紧锁的门
和每一扇紧闭的窗

2018年8月13日08:15:35

黑暗咏叹调

红色的重音在身旁来来回回的游走
淡淡的微笑晕开在深深又空空的黑暗中
灿烂的星光跳跃着 旋转着
注视着缠结在一起的不断下坠的音符
幼小的眼睛扫描着妖异的世界
多彩纷呈的光变幻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庞在引诱 在招呼
轻盈的高音在抖动

来不及问
只感到
心里那盆越长越高的仙人掌带来的阵阵绵绵的痛

起起落落的音乐像火 像水 像岩浆 像瀑布 像皮肉里无数根细细长长的神经细胞
我和黑暗置换着氧气和臃肿肥胖的梦
音乐结束了
不过 很快又会重复

2018年8月7日13:50:03

长生

我只想平平安安的活着
我只想我的孩子健健康康
可是最终
人性没能抵得过那掌管命运的
0.5毫升疫苗

我做了一个梦
有一群生活在黑暗里的虫子
疯狂的啃噬着
地基、河坝,还有桥梁

梦中的世界坍塌着
梦中的我拿着一杯水
我告诉自己
这就是长生的药
喝了就能长生不老

2018年8月2日 18点21分

附:

“疫苗之王”毛利率超过茅台,行业三巨头曾同为长生生物股东,贪婪是无底洞

长生生物复牌再跌停!总理批示“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,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”

公安机关对长春长生立案调查,浙江已封存所有长春长生狂犬疫苗!

违法违规事实基本查清,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案调查取得重大进展,曾试图销毁电脑硬盘

重磅!山东疾控中心官员试图自杀 系长生生物中标疫苗评标委员会委员